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气东来六(3)班

轻轻松松玩作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师布置作业的时候1  

2017-03-20 17:08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1、 老师发“疯”了(和雪)

俗话说:“人在江湖飘,哪能不挨刀?”可我却认为“人在校园飘,哪能不被‘罚’?”这不,今天的语文课上,真是“胆战心惊”啊!

“叮铃铃”伴随着这清脆的上课铃,大家都迅速地回到座位上。没想到,陈老师一进来就对大家说:“今天先布置语文作业吧!”谁知,郑宝林“窜”了出来,笑眯眯地对老师说“老师,我已经知道第一项作业是什么了?《补充习题》第九课!对不对?”只见老师“哼哼”地冷笑了几声,然后抬起头,对在座的所有人说:“就冲你这句话,今天我多布点作业。”于是,郑宝林一脸尴尬,贴满了所有人对他的“仇恨”,脸都绿了。又不知从哪儿冒出了一个“程咬金”——冯帅,只见他侧卧着身子,一脸喜悦地说:“好啊!好啊!多布点!无所谓!”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望向他,绽放出前所未有的“利”光。

“好!第一项第一课到第九课抄词一遍,听写一遍。”陈老师一脸 “奸笑”。天哪!只见大家的嘴巴都已成了“O”型,卞玲玲还在后面补充道:“没事,不要紧,我经常写这么多作业。”我转过头瞪了她一眼,可她依旧“死性不改”,嬉皮笑脸。陈老师又接着布了试卷、古诗、课文默写等N多个。唉,楼下缺一具尸体,那多半是我的吧!可转念一想:不对啊,我干嘛生无可恋,平时老师布这种作业时,班里可允许个别同学免写,其中就包括我,是不是这次??? ???想到这里,我不禁捂着嘴“嘿嘿嘿”地偷笑,心里美滋滋的。

突然一句话传进我的耳朵里:“第六项作业,只要今天写一篇作文,前面都可以免写。”“啊!”全班异口同声,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,嘴巴大得可塞下一个苹果。哦,太好了,我心中真可谓一个“兴奋”劲啊,就差一蹦三尺高了。同学们“趁火打劫”,个个窃窃私语,回忆这“胆战心惊”的时刻??? ???

教室里立刻就像没了定海神针的东海龙宫,海水泛滥,大家都极度轻松,话匣子都自然而然地打开了??? ???唉,老师啊,你吓死我们了!

 

2、万万没想到!( 闫明月)

     叮铃铃上课啦!我们像往常一样,坐在位置上,安静地等待老师来上课。不一会儿,陈老师,假装很严肃地搬着书本过来了。

     陈老师,把本子放到讲台上,然后跟我们说:‘我先把作业布置一下,下午我要去医院。’还没等老师布置的一项作业,信心满满的郑宝林便站了起来胸有成竹地说:‘老师,我知道今天的作业。第一项应该是第九课的古诗抄一遍默一遍。还没等郑宝林说完作业,陈老师就说:‘no,不对!就冲你这样,我今天一定要给你们多布点作业,而且多布点死作业。’我们大吃一惊,都用手指向了罪魁祸首郑宝林。只见朱燃用讨厌的目光盯着郑宝林,一只手还一个劲的指着郑宝林嘴里还低估着,都怪你都怪你。

    陈老师开始布置的一项作业:‘一项,把第一课到第九课所有词抄一遍再听写一遍。’话音刚落,朱然就张大了嘴巴,这嘴巴大的都可以塞,下一个巨大的鸭蛋,再看看一旁的刘蕊一脸的生无可恋。‘第二项,第一课至第九课把要背的课文全部默一遍。’此时,隔壁老陈按捺不住了用手一个劲地拍着桌子:嘴里还暗自说道‘下课一定要群殴郑宝林。’‘第三项’陈老师刚一开口大家全部都啊的一声叫了起来。此时此刻,我的心最想对陈老师说‘陈老师啊,您大人大量放过我们吧,有什么事,冲郑宝林来不要伤害无辜啊!’陈老师,一边说,一边‘邪恶’的笑着:‘哼哼,一张试卷。’老师刚一说完大家全部都瘫倒在椅子上了。此时此刻,我仿佛感到有几10万只箭再吵我狠狠地冲了过来,万箭穿心啊!‘最后一项,哼哼!’陈老师的笑越来越诡异了。‘只要写了作文,前面这几项全部免啦!’啊!全班又开始沸腾了起来。我惊讶得不敢眨眼,这是万万想不道啊!只见朱燃兴奋的竞站起来跳起了舞。

    原来,这是语文陈老师精心编造的假作业,为的是让我们写一篇习作。知道真相的,我已经哭晕在厕所啦。我只想说:陈老师,您也太会玩儿啦!真是陈氏套路深啊!

 

3、令人“可怕”的三分钟(王宇轩)

今天,外面虽然是晴天,可是我的心却经过了阴云密布。

第四节是语文课,陈老师抱着语文记作业本进了班,郑宝林站起来大声地说:“我知道,第一项是《补充习题》。”陈老师说:“郑宝林,你真“聪明”,今天的作页会很多。”冯帅说:“再多对我来说都是小菜一碟。”老师火冒三丈地说:“那今天就作死作页。”全班都啊了一声,然后虎视眈眈地看着冯帅和郑宝林,我心里默念着:“都怪你们,让老师的好心情飞走了。”老师开始布置作业了:“一,L1到L9所有的词语抄一遍,默一遍。”有些同学趾高气昂地说:“这还不简单。”我想:你们少说点话可以吗?等老师再给我们加作业的时候,你们就笑不出来了。对你们这些笔速快的同学是简单,可是对我来说,这就是噩梦,我的一个小时时间就全部用来做这个了。老师又严厉地说:“二,L1到L9所有要背的内容都要默一遍“啊,这么多啊。”有几个同学说道。老师布置了下一项作业:“3,自测卷二第二单元复习。”我希望老师说最重要的一点,可是老师没有说,这就表示我晚上睡觉的时间就要往后推迟一个小时,因为老师没有说作文不写。我抬头看了看老师,发现老师每布置一项作业脸上的笑容就越灿烂,我疑惑不解,老师笑什么呢?难道老师想“笑一笑,十年少”?老师笑着布置了下一项作业古古诗75全会背。“这个还好,这个还好”我说道,然后放松了一下。老师又面带微笑地说“五,《海底两万里》出10个题目?”天啊,我一半还没有看到怎么出题啊?“六”啊,怎么还有啊!我都要崩溃了,老师您真的是狮子大开口啊。我紧紧闭着双眼等着老师布置作业,老师说:“写了作文其它作业就可以免写了。”突然,原本寂静无声的教室变成了热闹的菜市场。我们都知道了,作文就是刚刚布置作业的一瞬间。

多么可怕的三分钟啊!

4、“陈顽童” (蔡信睿)

    “哎呀,妈呀。”这叫声在校园里传荡着,仔细一听,原来是我们六三班在接受语文陈老师的“作业炮轰”呢。

    又是一节语文课,陈老师抱着一大叠书脸上面带着笑容走进了班级。等陈老师在讲台上站稳后 ,然后说道:“我等会儿去医院,所以先布置作业。”老师话音刚落,郑宝林就迫不及待地举起手来,说:“我知道作业,第一项是补充习题。”可是老师却摇了摇头说:“NO,不是,既然郑宝林这么想知道作业的话,那我就要多布置一点啦!”就在这时,全班同学都把目光看向了宝林同学,好像把他当成了一个千年仇人一样。而郑宝林满脸羞愧的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老师开始布置作业了,她笑着说:“第一项是把L1——L9的词语抄一遍,并默一遍。”“啊!”几乎所有人都发出了杀猪似的叫声,并把目光都转向了郑宝林,郑宝林那张脸上写满了尴尬。程宣博他一边叫,一边用手奋力拍桌子,发出“咚咚”的响声,我真为那桌子而叹息。我心里也只有三个字:完蛋了!可我又转念一想:不对啊,以前陈老师不是说他不喜欢死作业的吗?难道……?我没有再想下去。

    随着作业的越来越多,同学们的叫声也越来越响,而陈老师的笑容越来越诡异。突然朱燃对着他后面的戚文婷说道:“如果你不觉得作业多,那你去写啊!”而且戚雯婷只是不停的笑着。而我听了却没有笑,在心中不停叹气着。等到作业布到第六项的时候,我正在想:妈呀,晚上得熬夜啦。老师我们才是六年级的小学生啊,不能这么早不如高中的学习啊!就在我们没有抱有太大希望的时候,陈老师,神秘地一笑:“第六项是完成一篇习作话,前面五项都可以免啦。”我们听了先旭一愣,然后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老师,然后大声欢呼着,活像一群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的八路军一样开心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方天雨抱怨道:“老师在坑我们吧,这耗了多少黑笔墨啊!”我也有同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场作业风波,它使我知道了,不能轻易相信性情大变的陈老师。

 

5、作业打败了我(顾梓轩)

上午第四节课,陈老师来到教室上课,她先说道:"同学们,我们先把作业记一下吧。"这时,郑宝林激动地说:"我知道第一项作业,一定是《补充习题》。"当郑宝林说完,老师却笑着说道:"听郑宝林这么说,那我就多让你们写写死作业!"顿时,教室里一片寂静。   

老师先说第一项:"把一到九课的词全部抄一遍听一遍。"我都要疯了,可看到冯帅那若无其事的样子后,我连跳楼的心思都有了。我又听到陈老师说第二项:"把一到九课要背的课文都默一遍。"我的脑海里闪过一 对词:蓝瘦,香菇。可冯帅却满不在乎地说:"太少了!"我是多么想让他尝尝顾氏大拳头啊。陈老师又让我们记了N多的的作业。这时,我像一个没有灵魂的人,在那呆呆的坐着。大家个个"痛哭流涕"几乎每个人都想和郑宝林斗嘴,因为是他害的我们今这么多的作业的。我在一边和冯帅讨论作业时,无意中看到老师笑了一下,发现不对头,但我就是搞不清楚状况。

正当我们无可奈何时,老师说:"第六项的作文如果写的话,那前五项作业就不用写了!"我们听了后,先是很安静,接着全班大笑起来,个个都在为陈老师欢呼,我惊讶的不敢说话了,生怕说话的一瞬间老师对让我们写更多的作业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老师又让我体会了什么叫"幸福来的太突然"了。

 

6、“生无可恋”的作业(戚文婷)

   “叮铃,叮铃!”上课了,陈老师缓缓走进来,跟我们说:“下午我要去医院,所以提前把作业布置一下……”陈老师话音未落。,见郑宝林插了一句:哈哈!我已经知道第一项作业是什么了。陈老师似乎被惹怒了,知道啦!来第一项,快准备。

    我心想:“大事不妙。”因为,陈老师从来不会那么奸笑,而今天却笑得十分开心。我又想:老师不会受刺激了吧!那要真是这样,我下课一定要把郑宝林狠狠地揍一顿,以解我的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第一项,把L1到L9的所有词语都抄一遍,默一遍。啊~!陈老师才布置完一项作业,同学们就被吓得叫了起来。“叫什么啊!”陈老师发话了,同学才稍微稳定下来。第二项,把L1到L9要默的全部默一遍。这次声音更大了,只见朱然两个小眼睛都要瞪到地上了,在看陈敏慧那个小嘴巴立即变成了个大鸡蛋,再看看我多么淡定,你们都应该像我一样学习。

   第三项自测卷一张。陈老师话音刚落,全班轰动起来,朱燃来了一句:“老师太过分了”。陈老师听完这句话后急忙走向朱燃,朱燃一惊,吓得脸色都发白了。“来来来,还过分。”陈老师笑着对朱燃说,朱然一听呆住了。我急忙为朱燃说着,不过份。结果,一场悲剧在我身上发生了,“不过分是不是”我急忙点头,“好,第六项……”啊~!此时此刻,我仿佛成了一个最尴尬的人了,我双手捂脸,脸红的跟苹果一样,可陈老师的一句话解除了我的尴尬,“第六项是作文,写了作文前面五项都不用写。”耶~转眼间,全班活跃了起来。

有的同学忍不住喊:陈老师在捉弄我们。这真是场“生无可恋”的作业啊!

 

7、疯狂的作业 (储兆瑞)

    “陈老师,我猜到今天的作业了。”只见郑宝林兴致勃勃的说。

陈老师,正找些同学发记做业本,听到郑宝林说了一句,便笑着反问道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陈老师话应该过,别让我们开始记作业。车老师笑眯眯地边走边说到:“第一下第一课到第九课的词都抄一遍,默一遍。”同学们听到这项作业个个都瞪大了双眼,嘴大的都可以容得下一个鸡蛋了。我此时此刻觉得这个世界已经崩坍了,老师没事为什么不吃这么多作业啊,老师又不出差,现在又不考试,这作业也太crazy了!正在我们惊叹这些作业太多的时候,冯帅同学说了一句:“这作业太少了,再多布置一点。”老师一看到这情形,别人又起了兴致,开始疯狂的布置作业,我对冯帅所做的行为感到深深的无语,他又为我们获得了一些作业。就是不帅,这个样子我们便又有了,第一课到第九课,凡事要默的片段都要默加上一张第二单元的试卷,还要出十道海底两万里的题目。我们又听到这么多的作业都感觉要窒息了,我跟感觉到自己好像不是在现实中,而是在梦中,虽然我不怎么相信自己是在梦里,但是正常情况下,老师是不会不不知这么多的作业,难道老师是着了魔吗?再回想一下我们自己,其实并不能全怪老师,要不是某些同学闲着没事干。还要求多布置些作业,作业也不会这么多,事情也不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。直到现在,还有些同学在为作业变得那么多,而去指责那些刚才要求作业的同学。主人真用手指一直指着身后的戚雯婷,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,还有程宣博,他也一边拍着桌子一边说道:“下课后一起群殴郑宝林。”接着陈老师又说了一句:“第六项是作文十座二只要写作文的,以上作业都不用做。”同学们一听一起,惊呼起来都愿意写作文,我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来了。

    而那些crazy的作业,所以在我们的欢声笑语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 

8、作业有“套路”(蔡俊)

     布置作业也有不同的套路,套路深,可会害死人。 一节语文课就这样开始了,陈老师笑眯眯地走向讲台。郑宝林自信地说:“老师第一项是不是完成《补充习题》。”陈老师笑了一下要了头。郑宝林尴尬地回到了位子上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时,陈老师走下讲台说道:“由于郑宝林,作业全是‘死作业’。”听了这句话后,全班虎视眈眈的盯着郑宝林恨不得“杀”了他。冯帅却说道:“呵呵,再加一项也不怕!”顾梓轩说道:“陈老师,冯帅说作业不多,给他多布置一些作业。”陈老师说道:“由于冯帅说作业不多,所以再加一项作业。”全班顿时“啊啊-”直响陈老师说道:“先布置作业,第一项:L1—L9词,抄一遍,默一遍!说完话后,程宣博拍了一下桌子,双眼只看着老师,希望恳请老师放我们一马!戚文亭对朱燃说道:“作业不多,很快就可以写完!”朱燃惊讶的指着戚文亭一边说道:“老师,多给她布置一些作业!”老师再一次说道:“第二项:L1—L9要默的默一遍,自测卷二。最后一项:《海底两万里》出10个题目。刘春晨双眼瞪大,嘴巴似乎能生出个鸡仔。老师笑眯眯地说:“有一个福利:只要谁写习作2以上作业全免!”听到这个后,全班欢喜一堂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作业也有套路,套路不是“一班”的深,是“三班”的深。

 

9、虚惊一场 (房路凯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“啊!哎!呀!耶!”这些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呢?那当然是从我们班传来的啦,原来陈老师在疯狂地布置作业呢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上课了,我们做完眼操后,陈老师便从后门开开心心地走了进来了,说:“我们先布置作业吧。”这时郑宝林传来一声:“老师,我已经猜到今天作业的第一项了。”老师走到郑宝林前说:“你说。”郑宝林毫不犹豫地说:“《补充习题》第八课。”老师接了一句:“,让郑宝林随便猜,今天就把作业布置很多。”我们把仇恨的目光转向郑宝林,恨不得用桌子一下砸死他算了。郑宝林也是十分尴尬,自己只是默默的做在自己的座位上。老师开始布置作业了,老师笑着说:“第一项,第一课到第九课的词全部,一个字不落地抄默一遍。”此时,我们齐声呼喊:“啊!不要啊!”老师又布置:“把第一课到第九课要默的课文全部默一遍。”这时,只见程喧博咬牙切齿,使劲用手拍打桌子,恨不得把桌子给拍烂掉,再看方天雨和朱燃,把嘴巴张得大大的,表情十分失落。而冯帅呢,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,好像跟他无关一样,开开心心的翘起二郎腿说:“哎呦,没有关系,全部都是些死作业,分分钟搞定。”哎,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。下一项是自测卷二,看朱燃的表情,都快哭了。我心里想:不对啊,老师一天怎么可能布置那么多作业呢?不出意外应该是老师出差把这两天的作业全部给布置了吧。看见别人那么伤心,而我却非常淡定,我就怀疑他们是不是装着呢?老师又说:“把古诗75首全部……” 这句话还没说完我们大声喊:“老师不要,不要。”老师看了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还说是背一遍,这可把我们吓一跳!我们一脸的字全是不要啊。老师又布置下一项《海底两万里》出10个题目。我们伤心得都快哭了,冯帅却在笑。“最后一项作文。”我们全场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趴在桌子上。老师又说:“如果今天你们写作文的话,以上五项作业全部免写。”我们像中了一千亿大奖一样高呼:“耶!”哎,城市套路深啊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今天真是虚惊一场啊!

 

10、陈会玩!(郑宝林)

    我们的语文老师特别会玩,就在今天的语文课上陈老师开启了,“陈会玩”模式。

“叮铃铃,叮铃铃”陈老师迈着稳健的步伐,进入班级,她站在讲台上,低着头“笑”着说:“先布置作业,过一会儿我要去一趟医院。”陈老师刚说完我就举起手来,举手的同时我还在想:诶,陈老师要去医院的话,也不急着现在布置作业吧!算了算了,不管那么多了。陈老师点我起来说话。我迅速站起来,自信地说:“陈老师,第一项应该是完成《补充习题》吧?”陈老师说:“No,不对。”说完,陈老师冲我笑了一下,我的脸上瞬间就写满了尴尬。接着,又有别的同学纷纷说道:“今天应该要抄默第九课吧。”陈老师似乎被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讲话给“激怒”了。陈老师大声说:“都神得很,今天就往死作业布置,布得越多越好。第一项第一课到第九课的词都抄一遍,默一遍,”陈老师话音还没落下,同学们就“啊”声四起,“快记,第二项第一个课到第九课所有要背的课文都默一遍。”陈老师看到我们苦叫李连天的样子,忍不住地偷偷笑了起来。陈老师的笑容充满了邪恶。同学们都转过头来,纷纷指责我,说:“都怪你!”我的脸似乎被同学们的愤怒贴满了。陈老师紧接着布置了第三项。陈老师就算要写一张自测卷,您倒是说一声作文不写吧!可是,没有!第四项作业的到来,使同学们又“惊”又“喜”。陈老师说:“古诗75首,”话音还没落,许多同学插嘴说:“古诗75首默一遍!”我的天呐!怎么可能啊!我吓得嘴巴都张得比狮子还大。陈老师赶快把话说全:“古诗75首从头到尾背一遍,会背的跳过。”陈老师扫视了一下全班的表情,唯有一个同学的表情最为“可爱”。车老师用标准的“普通话”采访了一下朱燃:“今天作业多吗?”朱燃十分痛苦地说:“多,太多了。”朱燃身后的戚文婷“神补刀”,说:“没关系,不多。”陈老师一下子高兴的哟,说:“第五项!”同学们叫得不知是多么的惨烈啊,“《海底两万里》每人出十道题!”徐静雪喊道:“还没看完呢?”陈老师说:“没看完没关系!”同学们不约而同地异口同声道:“还有吗?”陈老师摆摆手说:“最后一项,如果写习作的,以上的作业就都免了。”说完,我和王希文,激动地站了起来,连程宣博都“拍案叫绝”,同学们也开心地“耶”了起来。

不过仔细一想,陈老师好像是在为习作做铺垫,一直在整蛊我们呀!人家说“城会玩,”我说,陈老师真会玩!我走过最长的路,就是“陈老师的套路”!哈哈哈!

 

11、作业风波(陈婕)

“叮铃铃”上课铃声总是如期而至。只见语文陈老师脸上带着,谜一般的微笑走了进来,说:“同学们,我等会儿要去下医院,我们先布置一下作业。”

一听到布置作业,郑宝林同学立即活跃了起来,他直接说道:“第一项我已经猜到了,一定是《补充习题》第九课。”陈老师听到了,说:“你确定是这个吗?”“我确定。”“不对,今天我要多布置一点作业。”一听老师说这话,我们不由得泄了气。一双双仇恨的目光射向了郑宝林。

老师开始布置作业了,“3月14日,第一项一到九的词抄一遍默一遍,第二项一到九课要默的段默一遍。”才说了两项,只见好多刚刚还以为老师是开玩笑的,不会布置太多作业的同学,下巴都要掉地上了,张大了嘴巴,班级立即充满了失落的气氛。我也想着“爱,是福,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呀!”

接着老师又布置道“第三项一张自测卷,第四项背全古诗75首,第五项《海底两万里》出十道题。”听到这儿,同学们不仅,去睁大了嘴巴,而且还激动地用手拍了好几下桌子,抱怨作业太多。在看我的旁边,冯帅,在哪儿说:“这作业一点儿也不多。”我听着心里真是来气,心想“这还不多,你要觉得不多,那你自己多写点呀!”这时徐静雪转过头来,侧着脸说:“老师不会是要出差了吧?那我们这段时间会有哪个老师教?”

还没等我们议论完,老师又布置了最后一项作业:“完成《习作二》的同学以上五项作业免写。”只见刚刚还沉重的气氛,停顿了几秒,竟瞬间又变得活跃起来。还有同学说道:“太好了今天,前面的作业都不用写了。幸好不写,不然,非得写到凌晨三点不可!”

这次,语文老师布置的作业真是一波三折,让我们仿佛坐了一趟过山车呀!

 

12、作业侵袭(倪孟宇轩)

“报告”我和王希文推开门进来了,“写第一项L1一L9课词抄一遍、默一遍!”只见陈老师面带“恶”意,突然全班“啊”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坐到座位上的我,一脸茫然。为什么要写这个呀,我四处打听原因,可是没有一个人回答我。只听见他们喊“都怪郑宝林!”再看郑宝林的脸上充满了尴尬.。忽然,陈老师又面带微笑地说:“第二项,默L1-L9课要默的课文片段!”话音刚到一半,全班又开始沸腾起来了,这儿一声、那儿一声、似乎我要被尖叫包围了。看着我旁边的顾梓轩,他张大嘴巴、似乎能一口吞下一个鸡蛋、眼睛睁得很大,像个稻草人一样一动不动。迫于无奈,我记好了这一项。心想:“今晚将会是一个无眠之夜!”看到说作业少的戚文婷同学,陈老师“笑”得更开心了。笑着说:“好!再加一项作业!“啊”的声音散播了。在我旁边的旁边的王希文同学,突然“砰”的一声跪了下来,连忙哀求道:“陈老师,少布置一点作业吧!”他似乎都要给老师下跪了。“试卷一张”陈老师以我们的尖叫声做背景,从容地说出了今天的第三项作业。此时声音更加吵了,又是“啊”的声音、又是拍桌子发出的声响,听到这项作业。以后,我欲哭无泪,因为这么多作业要写到几点呀!真多呀!

    正在抱怨作业的我,陷入了无尽的想象!这是要翻天啊!这么多作业还不如让我们直接在学校过夜了!要不然就是老师另有想法!我静静的坐着期待老师不要再布置作业了。

    似乎我们向愚公一样,打动了天上的神仙----如来佛祖!“好”!下一项作业!“啊”的声音越来越大,似乎要把房顶掀开!“不过......写了这项作业---作文,其他三项就不用写了!”幸运之神降临了。“?”的声音爆开来了,班里的人“活”了起来。有的拍着桌子,有的大声尖叫,还有的兴奋地的摇起手来。全班同学在老师话后的一瞬间“活”了,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欢乐!太好了,不用过“无眠之夜”了!可卞玲玲还说道:“还不如写几项作业呢!”我真搞不懂,她心里在想什么!

    在欢声笑语中,我成功地度过了那个“无眠”之夜!终于不用成“大国宝”啦!

 

13、作业如海(刘蕊)

今天第四节课,陈老师健步走上讲台,叫同学们把记作业本发下去,同学们打开作业本准备开心地记作业。

陈老师右手一推说:“把记作业本打开,我们准备记作业了。”这时,郑宝林突然站起来大声地说:“我已经猜到今天的作业了。”陈老师笑了笑说:“是吗?我就让你猜不着!来!记!”随着同学们“沙沙”的开本子和抱怨声,陈老师继续说:“今天我们作业一定要多一点。”我猜想应该也不会多到哪里去吧。陈老师头微微一抬说:“第一项,第一课到第九课的词语都超一遍默一遍!”同学们都张大嘴巴“啊!”地叫着,我睁大眼睛看着陈老师,因为我连惊讶连“啊”都叫不出来了,随后,我平复了躁动的心情,心想,后面都应该是小作业了吧。可事实另我失望了。陈老师继续说:“要背的课文默一遍,这是第二项了啊!第三项,试卷一张!”此刻陈老师走到朱然面前问:“朱然,作业还多啊!”朱然的脸成了“囧”字形说:“好像有点多。”陈老师又以同样的问题,同样的口吻问戚文婷:“戚问婷,今天的作业还多啊!”她的表现和朱然的表现完全相反,笑嘻嘻地说:“不多不多”我顿时惊讶了,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做什么。朱然笑着对陈老师说:“陈老师,你单独给,她多布置一点吧”。陈老师说:“不行啊!大家要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继续。”这时候程轩博侧坐着身子对戚文婷,不停地拍着桌子表示严重不满,陈老师继续说:“《古诗75》全部背一遍和《海底二万里》出十题!”我的表情已经把我所有的抗议都写得满满的,此时此刻我真想告诉陈老师:“陈老师,您不怕学生起义军吗?”然后陈老师把手高举个“六”字说:“第六项!只要你写这篇作文,前面作业全免!”班级里在一刹那间欢呼雀声不绝于耳,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陈老师,走过你这满满的套路,我的小心脏快要承受不住啦!

 

14、作业,我们走 (吴思语)

作业,作业永远是学生心中除不去的痛,成山的作业,便是每个学生不得不说的辛酸泪呀!

每当眼保健操结束,我们班的同学便会异常“躁动”瞧见语文陈老师进来,小郑立刻就变的“人来疯”为了显摆一下自己,小郑张嘴就说:“老师我猜到了今天作业的第一项,是写《补充习题》。”语文陈老师听到这话,就先眯了眯眼睛,好像在思考着什么,然后又立马变了一个严肃的表情说:“无组织无纪律,我要给你们多布置点作业。”多布置作业,是有多少呢?如果多的话,想到家里成堆的辅导作业,我真想仰天长啸一声:“作业我们走,我们一起去浪迹天涯。”陈老师,不急不慢的开口嘴角还划过一抹诡异的弧度:“第一项L1-9的词抄写一遍,听写一遍。”“不要啊!”全班发出一声尖叫,只见小猪同学把嘴张的大大的,是想在一个鸡蛋吗?小程同学使劲捶着桌子,脸朝下方,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,嘴巴还不停的念叨。这时可爱的小冯同学却说:“不多不多。”这下轮到陈老师嘴巴塞鸡蛋了,不过下一秒陈老师就镇定过来,又笑眯眯说:“那我们再加一点作业吧!”说完陈老师还无奈的摊了摊手,这下好了,脾气好的对小冯进行语言攻击,脾气不好的像小顾这样的捋起袖子就想跟小冯同学,来场生死决斗。“别急,还有呢!”老师依然笑的像花一样,此时的我,却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。无缘无故老师怎么会布置这么多的作业呢,如果仅仅因为小郑那件事,未免有些夸张啦,就算是真生气,为何老师全程都在笑着呢?思索了片刻,我立马就知道了真相。 接下来老师布置的每一项作业,我都没有把它记在本子上,我在等老师说的最后一句话。我一边躲在桌子下面偷偷笑着,一边观察着每个人的表情。你瞧,小郑同学的表情可谓是一个丰富多彩,一会儿小王向他撇一眼,一会儿小李像他说两句,他简直不好意思抬头了。而小朱同学依然保持着他的365°张嘴,难道他的嘴巴就不会累吗?这是一个我始终搞不明白的问题。直到最后老师说了一句话:“只要写作文的,以上作业全部免写。”欧耶!全班同学都沸腾起来了,乱的简直跟锅粥一样,可是谁在意这些呢,大家跳的跳,唱的唱,简直不要太开心。

这是一节多么让人又爱又恨的课呀?

 

15、作业“发烧”了  (刘春晨)

“叮铃铃,叮铃铃”上课了,伴随着阵阵铃声,我们的“恶梦”就要开始了。

只见陈老师满面春风地走进教室,让大家先记作业,然而正当我们拿出作业时,一个声音突然出现了,“老师我已经猜到了今天的作业”郑宝林自豪地叫道。顿时班上鸦雀无声,都把目光投向了郑同学,并等待着老师的回答。只见老师听见了郑同学的话,没想到“大发雷霆”。与同时,我们的恶梦开始了。

只见老师严厉地说:“你猜到了作业?那好吧,今天就让你们来做一做死作业”。此话一放出,班上所有同学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老师身上,企图用那可怜的眼神感动老师,希望老师能被我们那可怜的眼神给“打倒”。但我们错了,老师并没有手下留情,又继续布置起了作业,“第一项,把第1课到第9课的词抄一遍,再听写一遍”。话声刚落,同学们就啊!啊!的叫起来,个个都像发狂的狮子,嘴巴一个个都张成了一个巨大的“O”型,似乎可以塞下5个鸡蛋,朱燃也“不甘示弱”,不仅脸上充满惊讶的表情,连手也在不停地拍着桌子嘴里还不停叫道:“不要啊!不要啊!”那痛苦的表情真是比得了绝症还要痛苦。我的“手”也暗暗在诉苦,“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,写这么多作业我会死的!”,其实我也十分的难过,这么多的作业写到凌晨也写不完啊!我在心中大叫,可任凭我怎么做老师也没有停下布置作业。又接着说:“把第1课到第9课的要默写的地方都默一遍,”同学们的痛苦叫声越大,但远处的一个场景把我惊呆了,只见储兆瑞稳如泰山,面无表情,好像没听见似的,真是淡定,要是同学们如他一样,那就不正常了,老师又说:“写作文的人以上作业免写。”这一名话一说出来,真是惊天地,泣鬼神,全班都安静了下来,一场“危机”终于过去了。

作业好疯狂,发了“高烧”让我们白白受苦,不过现在它终于“降烧”了。

 

16虚惊一场(周佳鹏)

俗话说:“人吓人,吓死人”,今天,我终于体会到这样的感受了。

第四节课上课,陈老师笑吟吟地走进教室,说:“先写作业。”郑宝林抢着说:“我知道,我知道今天有《补充习题》,对不对。”陈老师摇了摇头说:“No,不对,今天加作业。”“啊?”同学们叫了起来。

陈老师一脸严肃的说:“第一课至第九课所有的词抄一遍,听写一遍。”同学们尖叫道:“这么多啊!”我出来的估计了一下,每篇课文大概20个词左右,一共有七课,要抄写140个听词,写140个词,一共就是280个词,280个词语也不多,我黎文城表现得很淡定。

 “第二项,第一课到第九课要背的地方默一遍。”“不是吧?”同学们又尖叫起来,我和同学们一样没有忍住,大声的尖叫了出来,黎文城依然很淡定,还笑着说:“不多,不多。”

“第三项,自测卷二 。”这时一个同学站起来问:“老师要不要写作文啊?”老师深不可测的点了点头,我终于崩溃了,同学们也不停地摇着头,黎文城也淡定不住了,他不停的说:“老师今天怎么了,老是今天怎么了呀?”程宣博愤怒的拍着桌子扬言道:“郑宝林,你下课别走,我们群殴你。”朱燃愤怒的扭动的身子,做出了一种生无可恋的动作,王希文更是做出了一个给跪了的动作……

“第三项古诗75首~”老师话没说完,有些同学自做聪明地接了上去:“是不是都要默写一遍呀?”这一句话引起了班上的惶恐,陈老师急忙纠正:“不不不,只要背一遍就行了。”我拍了拍心口说:“万幸,万幸呀!”

“第五项,《海底两万里》出十道题。”同学们问:“老师是不是没有作业了呀?”

“又错了,第六项习作2。”同学们不满地说:“还有作文呀?不是已经有了一篇了吗?”这时全班哀鸿遍野,陈老师,漫不经心的接了一句:“写习作的人,第一项至第五项免写。”

同学们其声尖叫:“万岁!”我摸了摸小心脏,还好,但是我还是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人吓人,果然吓死人。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